大板牙兔叽♪

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

【其逸】撞酒 Fin.

00

我听闻有一种蝶,破茧后极尽绚烂地翩跹,夺目而耀眼。

却陨落在生命的第十天,黑暗中寂寂长眠。

你不爱我,我便是那只蝶。

01

黄其淋今天状态不错,几乎没吃什么NG。收工时才四点半,他拿起外套正要往身上披,敖子逸那位勤勤恳恳的助理小陈嗖地冲过来拦住了他。

“敖总在停车场等你,说要请你吃晚饭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黄其淋淡淡点头,面无波澜,示意他带路。

在场边准备下一场戏的丁程鑫闻声抬头看向这边,噗嗤笑出了声。他神色未变,步伐不疾不徐,没有回头。

一路上小陈鞍前马后讲着敖子逸好话,就快夸成一朵纯情又多金的少男花。黄其淋听着...
2017-02-10

【其逸】画一个圈 Fin.

01

清晨的人行道上,一个手提食品袋的少年正在狂奔,身后笨重的书包随着步伐剧烈晃动。他目光坚定如炬,脸颊浸着一层汗,薄唇轻抿,暗自调整着呼吸。终于,只差最后一个转角——

“……我靠。”

敖子逸单手撑墙,累得猛喘几口气,眼睁睁看着校前的自动门在眼前缓缓合拢,保安亭旁的小铁门内,几个袖口别着红袖章的同学正捧着蓝色的文件夹,核对着什么。

他看了眼表,刚好七点半整。

还是没赶上。

这会儿再进校门,就得自觉报上班级姓名,并享受下周一晨会被通报批评的待遇。才开学第二周,他那点儿可怜巴巴的绩效分这一学期都不够扣的,得省着点儿,省着点儿。

敖子逸猫着腰后退几步,余光瞥...
2017-02-03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7 Fin.

**

黄其淋直接把敖子逸带回了他家,还是骑那辆拉风的机车,从城西一路疾驰回城东,恨不得能在引擎旁再按个扩音器向全世界炫耀。

敖子逸这会儿冷静下来了,隐隐感觉脸上有点烧。刚刚情急之下,他好像说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?

可是黄其淋没有推开他。反而把他抱的更紧,认真叫他的名字,告诉他……

敖子逸偷笑了一声,又觉得这样实在太傻,暗暗叮嘱自己“不能再想了!”,一脑袋直接砸上了黄其淋的背。

“怎么了?”

黄其淋腾出手去摸环在自己腰前的手,“冷的话把手放我口袋里。”

“不冷。”

敖子逸前额抵住他的后背,摇了摇头。

他现在快要烫化了。...
2017-01-28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6

**

城西新开了家超级英雄主题的游乐园,占地面积不大,游乐设施也几乎没什么刺激的项目,但胜在前期宣传费了心,开园以后,连着几天游客爆满。

黄其淋周末一大清早又收到了团支书小姑娘的消息,问他班里组织今天去城西的游乐园,他要不要一起去。

他没急着做答复,先点开了敖子逸的聊天窗口。

Seventy:班级活动,我要不要去?

他在心底默默倒数,六十秒之内敖子逸要是没回复他就直接给拒了,结果才数到十,那边消息已经回了过来。

敖子逸:去呀,你一个人待在家多无聊

敖子逸:去哪玩?

Seventy:城西那家游乐园

敖子逸:哦~听说过,好像蛮有意思的...
2017-01-26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5

**

黄其淋依然下午有空就去接敖子逸下班。

两人的相处还是照常,谈天时自然地聊到生活每一处细末小事。敖子逸有时会和他提及遇见的病人,一场顺利的手术,邱小圆分享的某个明星八卦;黄其淋则习惯在对话框里给他更新天空与课堂的信笔涂鸦。

这是种奇妙的朋友关系,彼此心底都有了温热火苗,摇摇曳曳又不敢确信。于是默契地绝口不提,维持着表面舒适的平衡。

黄其淋觉得自己缺一个合适的时机。大学念了一个多月,各色告白场景都见识了个遍,可敖子逸是二十六不是十六,难道要他捧束花摆圈蜡烛站在医院楼下?

感觉会立马被保安撵走。

不过他不着急。成功转推的邱小圆向他保证了,绝对肃清敖医...
2017-01-25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4

**

自从加上了微信,黄其淋时常给敖子逸发消息。

大多时候敖子逸太忙无法及时回复,黄其淋就发些没什么实质的内容。小半页聊天记录净是“高数课发呆打卡 滴”“马哲睡醒打卡”“给你看我上课画的图案[图片]”之类琐碎的生活报备,等到敖子逸看到了,会回他个:好好学习哦~

附带一张萨摩耶傻憨的笑脸。

有次碰巧两人都在线,黄其淋发过去的抱怨很快得到了回复,满腔怒火瞬间被浇了个一干二净,剩下点挣扎的火星,噼里啪啦微弱炸起,好似撒娇。

Seventy:刚刚有个人走路不看路,从我身上翻过去了!

敖子逸:怎么回事?[惊讶]

Seventy:我坐地上。他倒着走路。...
2017-01-24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3

**

敖子逸这天中午得了闲,总算想起要实现“还欠七颗”的诺言。他翻出一直躺在抽屉角落久无人问津的星星纸,抽出一根要折,想了想又停住,带上一整叠纸去了病房。

“一个人在办公室折这个太傻了。”

他笑着坐在黄其淋病房旁的椅子上,认真完成手中每一次的折叠。痕迹压得平整,边角一定要对齐,看上去好像拿出了手术一般细致的劲头。

黄其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也撕下一张纸条来单手操作。自己先叠好大致的轮廓,最后再由敖子逸负责捏成空心。

“对了,你在哪里读大学?”

敖子逸折好一颗放进玻璃瓶里,随口问他。

黄其淋报了座大学的名字,是当地有名的好学校,“学天文。”...
2017-01-23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2

**

黄其淋在医院躺了三天才接到黄美玲女士的视频通话。

他妈特意给他请的看护坐在病床旁,尽心尽职帮他举着ipad,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上写满了“不关心不偷听不插嘴不过问”,和以往家里那些例行公事的保姆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“宝贝~~~”

视频那头,黄美玲女士对着摄像头撅起鲜红的唇,夸张地chu了一口,“宝贝你没事吧?!妈妈都让你少骑点机车了,多危险啊,买辆跑车不好吗?看上哪款尽管和妈妈——”

“没事。”

黄其淋皱着眉头打断了她没休没止的话。

女人一愣,旋即用商业酒会上那热情到腻味的客套笑容掩饰尴尬,“宝贝住的还好吗?有没有什么要妈妈帮忙的?卡里...
2017-01-21

【其逸】一等星 01

**

第一缕晨光如期洒至窗边,在严实密合的暖黄窗帘上缓慢流淌,光影勾绘出帘上暗纹的形状。病房里,敖子逸立于床尾,视线由墙上的心电图显示器转向自己的双手,五指虚拢,在口罩底下长出一口气。

“多亏你现场处理的得当。”沈诗诗调整好输液器的滴速,走到了他的身边,一起注视着床上还在安睡的少年,“腔室综合症、压伤综合症……要不是你决定在现场先进行小手术,把受压迫处的筋膜切开,他可能在搬运途中就停止心跳了。”

年轻的护士长赞许地轻拍他的肩:“说吧,第一次跟医疗队前往事故现场,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觉得,很……残忍。”敖子逸苦笑了一下,“隧道连环车祸,现场很混乱,到处都是等待救治...
2017-01-20

【航鑫】回家 Fin.

01

丁程鑫推开单元楼的门,迎面而来的寒风毫不留情直往他领口里招呼。

他刚才气势汹汹放完狠话,转头就摔门下了楼。手机钱包钥匙一概没拿,围巾都来不及戴,脚上甚至还蹬着一双又傻又大的猫咪居家棉拖鞋,眼睛仿佛在朝上看,对他笑得一派天真无辜。

没了手的支撑,单元门在身后咔嚓搭上锁。丁程鑫冷的朝手心连呵两口气,跺了跺脚,硬着头皮走进冷风里。

不能跑的太远,他想。门口那个花坛就好。

02

他和黄宇航吵架了。

吵得天崩地裂山摇水倒,吵得脸红脖子粗声音劈横叉,吵得他一个二十好几的人跟小学生似的,玩起了离家出走这一套。

冷静下来想想,其实也没多大的事。...
2017-01-19
1 / 2

© 大板牙兔叽♪ | Powered by LOFTER